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通常都坐拥线下场景,资丰厚产。近几年的日子却并不好过。一旦控股公司出现危机,只会落到被卖出的境地。

 

昨夜,苏宁易购集团和南京银行双双发布关于苏宁消费金融股权变动的公告。若此次股权转让成功,南京银行持有苏宁消金股权比例由15%增加至56%,共花费3.8786亿元,而苏宁消费金融原最大股东苏宁易购集团股份(下称“苏宁易购集团”)的股权将由49%降至10%。

 

一旦通过监管审批,则意味着苏宁消费金融的控股权将正式易主,又一家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投入银行系的怀抱。

 

据「消费金融频道」统计,目前已开业的30家消费金融公司,仅有5家产业系和互联网巨头系消费金融公司,分别是海尔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唯品富邦消费金融、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和重庆小米消费金融。其他25家中,除了捷信消费金融和中信消费金融两家,一家外资一家信托外,其余23家的头号大股东都是银行。

 

01

南京银行获得控制权

南京银行公告称,其于3月4日分别与苏宁消费金融的股东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宁易购集团”)和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洋河股份”)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分别以3.4056亿受让苏宁易购集团持有的苏宁消费金融36%股权,并取得苏宁消费金融的控股权,以及以4730万受让洋河股份持有的苏宁消费金融5%的股权。

 

 

南京银行花3.8786亿购买41%股权

 

苏宁易购集团也发布了公告,证实了南京银行的公告,并补充到除了转让给南京银行的36%股权外,还以2838万元转让苏宁消费金融3%的股权给法国巴黎银行。若转让完成,苏宁易购集团持有的49%的股份将下降到10%。

 

 

苏宁易购集团转让39%股权

 

苏宁消费金融目前股东共有5位,按照持有股份多少排名分别是苏宁易购集团、先声再康江苏药业有限公司、法国巴黎银行、南京银行和洋河股份。从公告来看,此次股权转让是在苏宁易购集团、法国巴黎银行、南京银行和洋河股份4个股东中展开。

 

法国巴黎银行受让苏宁易购集团3%的股权,股分增至18%,南京银行受让苏宁易购集团和洋河股份共41%的股份。

 

若此次股权转让成功,洋河股份将不再持有苏宁消费金融的股权,苏宁消费金融的股东也将由5位下降至4位,分别为南京银行持股56%、法国巴黎银行持股18%、先声再康江苏药业有限公司持股16%和苏宁集团持股10%。

 

早在今年1月,南京银行发布的第九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决议公告中,全票通过了一则《关于收购参股金融机构控股权的议案》,当时外界传言南京银行要收购的就是苏宁消费金融的股权。如今不到两个月,南京银行就坐实了传言并迅速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可见其拿下这张消费金融牌照的决心。

 

此次股权交易是一个双赢的结果。一方面,南京银行对消费金融业务扩张心切,在行业内经验也比较丰富,就差一张控股的牌照,并且早在2020年,南京银行就被传出申请自己的消费金融牌照,并且申请已经提交,等待监管审批;另一方面,苏宁消费金融开业以来业绩惨淡,2018和2019年连续两年业绩下滑,2020年虽然扭亏为盈,但仍然净亏损4971.8万元,行业地位迟迟不见改善,由南京银行主理也会改变它的命运。

 

02

产业系仅剩2家

 

目前已开业的30家消费金融公司中,从股东背景来看,可以将其分为银行系、产业系和互联网巨头系三大类。苏宁消费金融因股东中有银行在列,可将之归类到产业系+银行系一类,但因为南京银行和巴黎银行的股权之和低于苏宁易购集团,并且苏宁消费金融的经营控制权和话语权在苏宁易购集团,因此严格来说还是属于产业系。

 

去年12月27日,中国华融公告称,通过公开挂牌竞售,最终以受让价格10.91亿元转让华融消费金融70%股权给宁波银行,这意味着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由4家变为3家,仅仅过去3个月,苏宁消费金融的控股权也落到了银行的手中。

 

此次苏宁消费金融股权转让意味着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又少一家,目前产业系消费金融仅有海尔消费金融和马上消费金融两家仍在经营,除马上消费金融业务运营得当,排在消费金融公司前列外,海尔消费金融的业绩也十分惨淡,2020年海尔消费金融实现营业收入11.76亿元,较2019年减少15.33%;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减少40%。

 

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是由产业企业主导设立的公司,依托于产业消费场景实现产融结合,因此产业系入局消费金融大多是为了带动自身主业的发展。

 

天然拥有线下场景,并且前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数据,实力强硬还有资金资源支撑,产业系消费金融应该不愁客源和业绩,为什么产业企业近几年陆续卖掉手上的控股权呢?

 

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都有个通病:金融业务过分倚仗其内部场景和渠道。一旦主业出现问题,金融业务就受波及,一损俱损。以苏宁消费金融控股公司苏宁易购集团为例,2020年起,苏宁易购集团出现严重的债务问题,面临上千亿债务。不能造血只不断失血,零售业出现萎缩之势。围绕苏宁易购集团开展业务的苏宁消费金融自然也出现颓势。

 

除此之外,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还普遍在风控、催收等方面存在问题,因为缺乏金融基因、风控系统薄弱、团队战略设计不当等,产业系消费金融公司在开展业务时普遍比较粗放。仅局限于自身已有的场景中,产业消费金融并不能长远发展。